您所在的位置:马湖东埭门户网站>科技>“新媒体儿童”来了 家长怎样“见招拆招”

“新媒体儿童”来了 家长怎样“见招拆招”

2019-10-30 19:35:16 3787
摘要:相关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儿童倾向于在更小的年龄使用新媒体和娱乐。从“电视儿童”到“新媒体儿童”70岁的时候,陈青文承认他是“看电视长大的”。她说,从“电视儿童”到“新媒体儿童”的转变甚至比一代人的成

同济大学副教授陈青文指出,父母在引导孩子上网时,应该平衡互联网的机遇和风险。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基于陈青文团队采访数据的图表。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我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这种经历:在一些公共场所,“熊海子”用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大音量玩游戏或看视频,但父母对此视而不见。相关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儿童倾向于在更小的年龄使用新媒体和娱乐。

一方面,随着新一代儿童的成长,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可以连接到互联网的新媒体设备已经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新媒体强大的教育功能和人际交流功能也使其成为学习和交流的利器。

作为00后的孩子的母亲,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陈青文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孩子多长时间使用一次新媒体最为合适?父母应该如何指导孩子合理使用新媒体?

通过这些问题,陈青文和研究小组在上海随机采访了30个3-10岁儿童家庭,了解他们对新媒体的使用情况、父母对孩子使用新媒体的态度和干预措施,以及孩子对父母干预措施的看法。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建议,研究结果发表在2019年8月的核心期刊《新闻记者》上。

从“电视儿童”到“新媒体儿童”

70岁的时候,陈青文承认他是“看电视长大的”。15年前,他在复旦大学学习时,也在研究当时中国新兴的儿童频道。她说,从“电视儿童”到“新媒体儿童”的转变甚至比一代人的成长还要快。然而,这种变化给父母带来了一种困惑:很难引导孩子根据自己的经历理性地使用新媒体。

也许有些人会问,在上一代没有电视,他们如何教育下一代?

“因为与传统媒体相比,新媒体非常具有互动性、参与性和创造性,但如果没有学习和指导,孩子们很可能只是把新媒体当作电视或游戏机来使用。”陈青文解释说,与此同时,新媒体无处不在,内容包罗万象,这与电视等传统媒体大相径庭。你不能把电视放在家里,但是没有互联网和手机你就不能生活。在现代城市,“便携式”和“永久在线”已经成为人们使用新媒体的共同点。

陈青文觉得从父母给孩子提供新媒体设备的那一刻起,“新媒体孩子”就诞生了。

在接受采访的30个家庭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拥有自己的新媒体设备,另外三分之二的孩子与父母分享,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将未使用的新媒体设备留给自己的孩子。就用途而言,大多数孩子玩游戏,其次是看视频,第三是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

据统计,超过一半的孩子长时间使用它,尤其是在周末,几乎所有的孩子每天都要花两个多小时。在这种趋势下,幼儿园组的许多孩子已经使用新媒体很长时间了,使用时间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延长。此外,与小学组相比,幼儿园组拥有更高比例的自己的新媒体设备,这表明新媒体的使用越来越年轻。

今年3月,共青团中央青少年权益部和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8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31日,中国未成年人数量达到1.69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7%,明显高于全国人口互联网普及率(57.7%)。根据该报告,这是近年来中国互联网覆盖面扩大和移动通信费用下降的直接表现。这也与未成年人对互联网的浓厚兴趣、较强的学习能力和较大的应用需求密切相关。

不要让机器取代父母的公司。

研究小组在采访中发现,孩子们使用新媒体主要是因为缺少同伴,尤其是学龄前儿童。由于父母很忙,没有朋友可以玩,孩子们不得不求助于手机和平板电脑。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孩子选择新媒体。

一些家长甚至主动用新媒体代替自己陪伴孩子。人们经常看到孩子们在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吃饭时看视频,也许只是为了让父母“好好吃饭”。"她对此很在行,只要她不吵架,就不会吵架。"一位母亲说。

采访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孩子更愿意选择新媒体,而不是找朋友一起玩。孩子年龄越大,他似乎对自己的新媒体越不满意。小学组的大多数受访者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使用,一个女孩认为一天两个小时是不够的。

“当父母用新媒体代替自己陪伴孩子时,实际成本可能会很高。”陈青文在研究报告中指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更有可能依赖新媒体,即使他们的父母想陪伴他们,他们也可能继续沉浸在与机器的交流中。当机器代替人类陪伴孩子时,即使人们回来了,孩子和机器之间的关系也已经牢不可破了。”

陈青文将专家意见和个人经验结合起来,为家长们提供了一些建议。“如果你想控制未成年儿童对新媒体的使用,尽量不要让他们拥有自己的设备,而只把它借给别人,也就是说,在父母保留控制权的情况下,给孩子使用它的权利。至于控制和隐私之间的平衡,需要智慧。”

她还说,虽然目前的学术研究没有明确的结论,什么时候开始控制儿童使用新媒体,但她认为决心控制儿童的父母应该尽快采取行动。“尽早让他知道父母必须照顾它,这比突然照顾好得多”。

为什么别人的孩子会玩电脑,而我不会?

在这场“装备战”中,“孩子哭了,父母喊了”是一个常见的场景。研究小组发现,大多数孩子的把戏都是哭闹和“赖”,玩得越久越好,直到父母把设备拿走。

有趣的是,在“父母是否担心孩子使用新媒体”的问题上,父母的态度是两极化的:17人表示关切,13人表示不关切,要么非常支持,要么非常反对。

在采访中,一些家长认为“这是趋势”和“这件事迟早会被接受”,因此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一位母亲说:“每个人都有,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落后。如果她不明白,她会觉得自己落后于别人,跟不上他们。”

然而,持相反意见的父母也有明确的态度。他们的担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他们害怕孩子上瘾;第二是担心对视力的伤害。第三是担心暴力和其他不适当内容的负面影响。

陈青文认为,这种“两个极端”的态度使得父母管教陷入困境的孩子的工作。“为什么他我不能,这是一个孩子常见的问题。例如,孩子们会说,学生可以在家使用电脑。为什么我不能?”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家庭教育方式的改变。“‘权威教养’不再容易工作。过去,父母可以回答“不”或“不”,但现在他们可能会大叫一声并继续要求。毕竟,孩子们的精力比我们好得多。

研究小组还发现,像电视时代一样,父母对孩子使用新媒体的干预主要是“有限的”,时间限制大于内容限制。

大多数接受采访的父母只知道他们的孩子在玩游戏或看视频,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在玩什么游戏或视频。一些学术研究认为,限制性引导策略不仅不能有效解决儿童上网时可能遇到的问题,而且容易导致亲子关系质量下降或冲突频繁发生。

对于那些不守规矩的孩子,不管是哭、发脾气还是耍花招,受访的父母都会说:“让她哭”、“别理她”或“对他大喊大叫”。有些父母会耐心和通情达理,但如果孩子们不听,他们仍然会进入大喊大叫和责骂的循环。

一个9岁男孩的母亲说,她通常会先讲道理,如果她不听他的话,就会责骂他。如果没用的话,她将不得不提高音量对他大喊大叫。如果她做不到,她将会受到惩罚。例如,她几天内不允许使用新媒体或增加作业量。大多数父母可以坚持不使用他们孩子的噪音,但是他们孩子的哭闹或发脾气会持续下去。

学术研究证明父母的积极干预更有效。

"我们只在上海做了一次小采访。"陈青文说,“如果你想给出科学建议,你需要在全国不同的城市和村庄进行广泛和长期的研究。”

但在此之前,一些国家比中国更早遇到这些问题,他们的学术研究可以提供参考。

陈青文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关于父母参与儿童媒体使用的研究在美国变得流行起来。自1990年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强调父母在家庭政策中的作用,相关研究也受到更多关注。研究指出,父母采取的两种主要干预方法是“制定规则”和“限制”。然而,父母的实际行为可以分为积极干预方法如亲子讨论和消极干预方法如禁止或限制使用,父母采取父母和孩子共同观看的方式。

在2007年另一篇关于未成年人使用新媒体的英国学者论文中,作者将父母对儿童使用新媒体的干预策略分为四类。除了常用和限制使用外,家长还会使用“技术限制”,即使用技术软件或对孩子设置限制,以防止他们使用未经授权的数字媒体内容;以及以不同的方式监控儿童对网站、信件和游戏的使用。他们的结论是,当父母采取分享或讨论等积极措施干预孩子使用新媒体时,可以有效减少孩子使用新媒体的负面影响。

国内媒体研究也认为父母的参与可以带来积极的影响。

例如,在心理学方面,父母和家庭的正确干预可以减轻青少年的心理焦虑,帮助建立自信和自尊,影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在学习和降低风险方面,家长对媒体使用的积极干预可以提高青少年的学习效果,减少媒体暴力内容的负面影响,影响儿童性别角色态度的形成,减少儿童对媒体内容的恐惧反应,减少儿童可能遇到的一些网络风险。

同时,父母的思想、动机和干预方法也极其重要。

国外研究发现,越多的父母希望互联网对他们的孩子产生积极影响,并且认为互联网会对他们的孩子产生负面影响,他们就越会干预他们孩子对新媒体的使用。国内研究还指出,父母越严格限制上网时间,越多的青少年倾向于将互联网用于娱乐目的。

“问题可能不在于孩子们是否应该使用新媒体,也不在于如何使用新媒体,而在于父母在哪里,孩子们的想法在哪里。不同领域的研究指出,现代社会比以前更加繁忙。父母如何创造一个快乐的亲子环境将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问题。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优质陪伴是塑造好父母的必要条件之一。”这是陈青文在采访报告中写的。

用心与孩子交流

孩子们认为对父母的控制怎么样?采访结果显示,总的来说,一半的孩子认为他们的父母在合理的控制之下。同时,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家长干预控制认同的比例也在增加。“规则共同制定”和“言出必行”已成为儿童判断父母管教是否合理的共同标准。

以访谈报告中幼儿园组的9个孩子为例,4岁的敏敏(所有未成年人都用假名)觉得他的父母很负责。5岁的婷婷认为她的父母没有太多控制权,因为他们很讲道理。朱珠,5岁,说她害怕她的父亲,因为他生气时很凶,会说,“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再怎么给你踢下楼”;琪琪、多尔和玲玲也是6岁,他们害怕他们的妈妈,认为她的妈妈太凶了。

在小学组的21名儿童中,13名认为父母的控制是合理的,5名认为不合理,3名不确定。大三学生韩笑告诉采访者,她觉得父母的控制有时合理,有时不合理。不合理的原因是她在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强行拿走了手机。“我妈妈几次说她想为我演奏10分钟,但是当它快两分钟的时候,她说10分钟已经到了。我不想,所以我妈妈把我拖走了。她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不能再玩了。”

采访报告建议,从社会环境的角度来看,有两个紧迫的问题:一是在儿童成长的不同阶段及时提供与新媒体素养相关的教育课程;第二是提高家长对新媒体和新技术的掌握。

“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有时间和精力独立参与或学习。我想我们可以从学校教育开始,给孩子们一些原则和建议,让他们回到父母身边。”陈青文解释道。

除了提高他们对新媒体和新技术的认识之外,父母还应重视亲子沟通,并通过指导参与来陪伴子女使用新媒体。尤其是在制定规则方面,父母需要经常和他们的孩子说话。“其实,幼儿园的孩子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概念,这很好,应该要花多长时间。如果这是孩子自己的规则,或者如果父母与他讨论并同意,孩子会更愿意遵守这些规则。”

在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时,陈青文经常与外国学者讨论这些问题:什么时候给孩子新的媒体设备,一天的屏幕时间应该是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让孩子拥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等。“虽然有些组织会给出建议标准,比如一天一两个小时的屏幕时间,通用社交软件推荐14岁以上的人,但父母有不同的想法、社会状况、家庭状况和孩子,所以你可以参考一些基于研究的建议,但最终你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我认为没有绝对的标准。”

“按需决策”是陈青文最重要的基础。她的儿子在幼儿园时很少接触新媒体,但当他看到其他孩子有自己的手机时,他说他也想有自己的手机,而这个愿望直到儿子上中学时才实现,因为他的儿子不需要带手机。当她进入高中时,她的儿子需要一台电脑来做一些家庭作业。学校让她为儿子准备一台笔记本电脑,所以她买了她儿子想要的笔记本电脑,但前提是用于学习而不是游戏。“目前,学校才刚刚开学,我走路的时候也会考虑未来的任何问题。”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发现有意比无意要好,只要是有意的,孩子都会有感觉。我的建议是:因材施教,看到学生就采取行动,用心交流。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用心交流可以增强感情,减少误解。事实上,这是事半功倍的最有效方法。”陈青文说。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魏蒙奇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