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马湖东埭门户网站>财经>前董事长回国投案、前行长被判刑 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

前董事长回国投案、前行长被判刑 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

2019-10-25 10:26:46 2721
摘要:日前,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安徽省桐城市农商银行原董事长苏绍云外逃3年后,主动回国投案。值得注意的是,在苏绍云回国投案之前,该行的另一位高管也因受贿被判刑。9月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终审判决书

日前,根据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安徽省桐城农业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前行长苏邵云在逃亡三年后自愿回国自首。据报道,苏邵云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办理贷款寻求利益。他多次受贿,被怀疑犯罪。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司法文件网9月份披露的一项判决显示,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前党委副书记、行长王建国因收受170多万元贿赂被判处有期徒刑,并追回非法收入。

根据中国信用评级公司发布的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不良贷款率为11.89%,拨备覆盖率降至29%。

两名高管倒下

10月8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称,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回办公室的协调下,安徽省和合肥市纪律检查监督机关经过不懈努力,涉嫌在逃的苏邵云主动回国自首,并表示愿意积极返还赃物。

据报道,苏邵云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办理贷款寻求利益。他多次受贿,被怀疑犯罪。监管体制改革后,此案移交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苏邵云回国自首之前,该行的另一名高管也因受贿被判刑。

今年9月,司法文件网公布的最终判决显示,该行前行长王建国因涉嫌受贿被拘留。一审判处他六年零六个月监禁。根据法院的判决,王建国利用他作为桐城农村合作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桐城农业商业银行行长、副行长的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他接受了贷款企业按订单“返还”的各种利益,并收受贿赂近10年。

当两位连续的高级管理人员收受贿赂并因利用职务之便“失去理智”时,对银行业务有什么影响?本行将如何改善公司治理结构?针对上述问题,记者通过传真向银行发送了采访信,并联系了银行办公室。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苏宁金融学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支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中小型农业企业的公司治理并不完善,容易出现监管不力和风力控制不力的情况。具体来说,主要有四个原因: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没有以有形的方式设立。虽然公司治理框架已经建立,但相应的用工、内部控制和运行机制还不够完善。内部风险隔离和内部控制难以实现。一个以上的人身居要职的现象使得风险隔离毫无用处。独立的管理权是有限的。虽然农业企业已经实现了法人独立,但在人事任免、制度建设和业务发展规划等方面仍然受到省协会的制约。一些农业企业仍然坚持农业信贷和农业合作时代的治理理念。很难有效地激发员工的活力,“权利、责任和利益”是不对称的。

准备金覆盖率降至29%

根据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该行总资产为224.15亿元,比上季度末下降4.52%。利润方面,今年上半年,本行营业收入达到2.87亿元,略低于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311.9万元,同比下降49.75%。

从资产质量来看,该行不良贷款率已连续三年上升。根据中国信用评级公司7月31日发布的信用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桐城农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6.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89%,比2018年底上升0.79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以来,本行资产质量呈现下降趋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0%(2016年底)、3.03%(2017年底)和11.10%(2018年底)。

谈到本行面临的信贷挑战,中国信用评级(China Credit Rating)指出,这主要包括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和民间借贷动荡导致的区域性信贷风险集中爆发,不良偏离下降导致的不良贷款大幅上升,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要求。不良贷款的增加给准备金带来了巨大压力,盈利能力和资本相关指标大幅下降。贷款行业高度集中,容易受到单一行业变化的影响。

从拨备覆盖率来看,我行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标准。截至2018年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41.23%,而截至2019年6月底,该数字已降至29%。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中国信用评级(China Credit Rating)将该行主要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评级前景稳定。同时,本行2015年2.7亿元二级资本债券信用评级从a级下调至a级。

公共信息显示,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原名桐城农村合作银行,于2008年完成了从农村信用社到农村合作银行的转型,并于2012年成为农村商业银行。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分享到:
返回顶部